“十三五”·十三问之一:过剩产能怎么减

“实施工业强基工程,开展质量品牌提升行动,支持企业瞄准国际同行业标杆推进技术改造,全面提高产品技术、工艺装备、能效环保等水平。更加注重运用市场机制、经济手段、法治办法化解产能过剩,加大政策引导力度,完善企业退出机制。”

——摘自《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》

线上电玩城,本钢集团董事长张晓芳代表:由制造商向服务商转变

3月3日,一到驻地,本钢集团董事长张晓芳代表就拿出了她的调研报告。“钢铁行业去产能,慢不得,等不得!”她说。

“钢铁业面对去产能的艰巨任务,要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,发力供给侧改革。”张晓芳说,“要通过转型升级,引领钢铁主导产品向高附加值供给端迈进。还要创造新供给,满足新需求,以新的有效供给带动新需求。”在张晓芳看来,要推动钢铁企业与上下游企业组成联盟,促进整个产业链的优化调整,进而实现对产能过剩的有效化解。同时,还要利用各种国际合作平台和渠道,加快国际产能合作,加速优质产能走出去。

“钢铁去产能是一个长期的结构调整、流程优化、优胜劣汰的过程。”张晓芳说,“今年,本钢集团将加大个性化、定制化、精品化产品供给,实现由钢铁制造商向材料服务商转变,打造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绿色、智能钢企,向世界优秀企业迈进。”

山西省煤监局局长卜昌森代表:去产能需用好市场机制

煤炭黄金十年已成为过去时,目前可以说,整个行业“哀鸿遍野”,如何化解产能过剩,走出困境?

“现在煤炭行业进入寒冬期,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推动煤炭行业去产能,是党中央、国务院的一项重大决策”,山西省煤炭安全监察局局长卜昌森代表对此思考很多。

山西作为产煤大省,煤炭在全省经济中占比高、影响大,如今煤炭企业困难多、包袱重,去产能任务尤为艰巨。卜昌森认为,对占有大量资源长期停产停建、煤炭资源枯竭、开采成本高、煤质差、低产低效、长期亏损、资不抵债,丧失自我修复能力和发展能力的煤矿企业,要用好国家政策,通过市场化途径进行清理处置。

“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,对具备资源优势和改造提升条件的煤矿企业,鼓励其通过市场机制参与煤矿企业兼并重组;对部分资源储量大、安全保障程度高、市场竞争力强的现代化煤矿,应允许通过置换核增产能,充分发掘潜力。”卜昌森说。

河北省国资委主任王昌代表:提升产品有效供给能力

“形势比较严峻,钢铁行业需要新的改革”。面对最新的行业数据和分析,河北省国资委主任王昌代表坦言,钢铁产业的利润率出现了明显下降,需要争取新的发展空间。

在王昌看来,河北目前经济发展中很多问题并不是周期性的,而是结构性的。其根源在于需求变了,但供给的产品却没有变,质量、服务跟不上,导致了“过剩”。“因此,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从生产端入手、从供给侧发力,大幅提升产业、产品的有效供给能力,不断提高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。”

目前全省国有资产主要集中在传统行业、产能过剩行业和产业链低端行业,工业企业新产品产值率仅为10%。从2016年开始,去产能和处置“僵尸企业”将成为全省国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中之重。“去产能,态度要坚决,方法要科学,步子要稳妥,风险要控好。”王昌说。

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原党委书记颜辉委员:设立职工安置保障基金

3月2日,记者在政协委员驻地见到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原党委书记颜辉委员。今年他关注的重点问题,就是随着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提上日程,其所涉及的千万职工群体利益该如何得到保护。

“特别是那些多年来生产生活已联为一体的,如钢铁、煤炭、矿山等大型企业,职工动辄数万数十万,许多问题盘根错节,需要政府给予必要的帮扶”,颜辉说。为此,颜辉建议设立“关闭破产企业职工生活保障基金”。他认为,现有的失业保险和城镇最低生活保障体系,应对相关企业破产清算、关闭退出、兼并重组则力不从心。应当给予这些职工更多关心和帮助。

颜辉还认为,应将关闭破产企业职工安置工作纳入行业和地方政府工作考核内容,建立相应奖惩机制,提供各项政策支持,切实推进职工技能培训和再就业安置工作。